sir00安装包

龙婉儿做事的效率,简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。她

这么厉害,她不去经商实在是太可惜了!看

到大厅桌上摆上的那些林林总总的东西,顾非衣好像发一个允悲的表情。不

是昨天晚上才说什么选日子吗?这些东西,怎么能以非议一般的速度,就这样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了?“

婉姨给你选了几个日子,你过来看看。”战慕白简直就是帮凶,竟然一大早就抱着黄历在等她。幸

好战天磊和顾雯雯因为昨天睡得晚,到现在还在睡觉,要不然,顾非衣真的要怀疑,今天自己是不是撑得下去。不

要这样逼她好不好?她也是昨天在战家听到太子爷说的话,才知道自己快要订婚了。

可现在,龙婉儿直接就将订婚,变成了结婚,这速度是不是真的太快了些?

“他们都走了?”非衣走了过去,在战慕白身旁坐下,没有接过他手里的黄历,而是,侧头看着他。有

些事情不能当着龙婉儿的面说起,但,她心里或多或少有几分担忧。趁

着龙婉儿没过来之前,战慕白淡淡道:“没事,七哥陪着,一切都准备得还能充分,北冥家的二少爷也去了帮忙。”“

他会这么热心?”这点,倒是出乎顾非衣的预料。

徘徊在田园

印象中,北冥连城就是个忧郁到极点的大男孩,对什么事情根本都提不起劲的。

这次愿意来帮忙,已经非常难得,还要愿意跟着去,简直是神奇。“

他有什么要求?”她问。

“你倒是对他了解不浅。”战慕白眼底有着几分愉悦的光泽,“他要我的药库,什么时候都可以任他去取药。”

“你要取药?”顾非衣心头一紧,“做什么?”

“不知道做什么,总之,看中什么药,都让我找借口送去东陵了。”

战慕白眼底淌过一丝丝自不在,“那个,我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,我和东陵的北冥大总裁也没什么交情,所以……”“

所以?”表情怪怪的,莫非这事跟她有关?

“所以,我就说是你送的。”他浅咳了声,还是有点不自在,“听说你和北冥大总裁的老婆,交情不浅。”“

太子爷说的?”那家伙,嘴巴竟然这么大。“

也没什么,只是听我提起不知道找什么借口的时候,阿九随便说的,你别介意。”“

可我这样,可是抢了连城少爷的功劳呢?”北冥连城那家伙,自己明明对东陵的一切都放不下,心里记挂得很,一切,都以那边的人为先。

可是,他就是不愿意让大家知道,他一直在牵挂着他们。要

是不说,他大哥和大嫂没准还以为,他离家出走之后,就完不管这个家了。“

听起来,你好像很清楚他们的事情?”战慕白不是个多事的人,不过,她愿意说的话,他还是愿意听的。

没想到顾非衣竟瞅了他一眼:“这么八卦!”

便不再理会他了。

真是天大的冤枉,这不是阿九临走的时候,让大家都陪陪她,不要让她寂寞,所以,他一大早就打开话闸子和她聊起来么?

那啥,好心没好报呢。“

来来来非衣,快来看看都喜欢什么款式。”

龙婉儿没注意他们在说什么,和呼延驰抱着一堆喜帖出来,赶紧向顾非衣招呼。

“还有?”老天,要不要这么多?桌上不是已经有几十个款了吗?

“书房里还有一些,被我挑剩下来的,不过每个人的眼光不一样,你要是在这里挑不上喜欢的,我立即让人将书房的也拿出来。”“

要是书房的都不喜欢,那,立即让人再送一点过来。”呼延驰也帮腔。

龙婉儿冲他一笑,老驰的想法,她简直不要太赞同。顾

非衣实在是不想折腾了,赶紧摇头兼摆手:“不用不用,这些都很漂亮,我在这里选就好。”

想想,还是觉得头很大:“妈,还是你来选吧。”“

非衣婶婶,你妈妈来了?”刚从楼上下来的战天磊还在打呵欠。顾

非衣脸一红,没说话,龙婉儿立即将话接了过去:“当然是在叫我,难道,不应该叫我妈吗?”

战天磊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赔不是:“哈,抱歉抱歉,没想到你们这么焦急,哈哈哈……”

龙婉儿懒得理他,看着和他一起下楼的顾雯雯:“雯雯你也起来了,快去偏厅吃早餐。”

其实她有点怕顾雯雯,生怕她想起之前的事情,又要搞破坏。

虽然这样想顾雯雯真的很不好,可是,她就是担心啊!

现在这样,还真是因祸得福,顾雯雯想不起来从前的事,对阿九完没兴趣了。这

样,大家都不需要为难了。“

嗯。”顾雯雯还是有点怕生,大厅里这么多人,她好像不是那么习惯。

战天磊冲顾非衣做了个鬼脸,陪顾雯雯吃早饭去了。

“她没什么不妥吧?”顾非衣的目光还落在两个离开的人身上。

龙婉儿以为她在担心,赶紧解释:“没事,她现在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阿九,非衣丫头不要怕。”

顾非衣收回目光,看着她,有点哭笑不得:“妈,你怕我不高兴?”“

我怕你又偷偷跑到,害我儿子没老婆,我没有儿媳妇。”龙婉儿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紧张。非

衣笑了笑,拉着她坐下来:“别胡思乱想,我和太子爷现在好好的,不会再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。”龙

婉儿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越是风平浪静,心就越是不安,就好像看到了暴风雨前的宁静那般。不

过,明明一切都好起来了,还能有什么不安的?都是自己想太多而已!“

都到这时候了,还叫他太子爷。”她有点责备地瞅了顾非衣一眼。顾

非衣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称呼的问题,总觉得不叫太子爷,叫其他任何称呼,都是怪怪的。

阿九?那是长辈,或者他的兄弟叫的。

枭?咦!这么暧昧,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还差不多。想

来想去,还是叫太子爷吧,叫习惯了,很难改口。龙

婉儿也不勉强,不就是一个称呼?“老八,和她选好日子了没有?”